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帮助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美国退出WTO”真假玄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qws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9
摘要:1947年,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在日内瓦签订。


  1947年,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在日内瓦签订。此前一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出生。不过对与自己几乎同龄的WTO,特朗普却充满了嫌弃。

  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曾公开表示“WTO完全是场灾难”。近日,多家美国媒体先后爆出,特朗普数度表示希望让美国退出WTO。在该消息被特朗普本人和美国财长姆努钦辟谣后,最先报道这一事件的美国网络媒体Axios又放出大招,直接在网站上公布了一份名为《美国公平互惠关税法案》(下称《法案》)的草案文字版本。

  查阅该《法案》泄露版本即可得知,如该《法案》真成美国法律,则将令特朗普政府合法公开地违反WTO的两条基本原则:最惠国待遇(MFN)原则以及约束税率(Bound tariff rates),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可以抛开WTO进行双边谈判,并为不同国家设定不同水平关税。

  随后美国白宫发言人沃尔特斯(Lindsay Walters)的回应也证实,这份《法案》的确存在,特朗普亲自下令起草该《法案》。

  美国真的要退出WTO么?一方面,美国仍在利用WTO谋求自身权益且希望推动WTO改革:2月在白宫向美国国会提交的贸易政策报告中,美方仍在强调改革WTO,并用了100多页来讨论美国在WTO中的活动;另一方面,当下因美方阻挠,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制已濒临瘫痪,而多边贸易体制并不符合特朗普的诉求。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WTO实行的是协商一致原则,这也是为何特朗普在当下屡屡发难WTO的主因,“如果他能有否决权,绝对不会想退出的”。

  抛弃WTO最惠国原则和关税约束

  WTO前身GATT的第一条,即为最惠国待遇原则,这是WTO多边贸易体制的基石,也是特朗普政府希望抛弃的第一条原则。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称,WTO从最初成立时的23个成员发展到目前的164个成员,这么多国家乐于加入,其主要原因在于“最惠国成立到现在,没有一个国家因此而吃亏,所以参加的越来越多”。

  简单而言,最惠国待遇原则给予所有WTO成员平等待遇,体现了WTO的非歧视性原则,这意味着成员一般不能在贸易伙伴之间实行歧视;给予一个成员的优惠,也应同样给予其他成员。

  最惠国原则在管理货物贸易的GATT中位居第一条,在《服务贸易总协定》中是第二条,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中是第四条。因此,最惠国待遇适用于WTO所有三个贸易领域。其根本目的是保证本国以外的其他缔约方能够在本国的市场上与他国企业在平等的条件下进行公平竞争。非歧视性原则是WTO的基石,是避免贸易歧视和摩擦的重要手段,是实现各国间平等贸易的重要保证。

  在实际废除最惠国原则基础之上,特朗普政府还希望能够废除约束税率(Bound tariff rates)原则。该原则通过GATT /WTO谈判确立,列在各国家的关税减让表中。GATT第2条即为强制各国实行约束关税。

  同时,如果某一WTO成员把税率提高到约束水平以上,受影响的出口国家有权对进口国的等价值出口产品采取报复性措施或接受赔偿,其形式通常为要求该进口国降低对受影响国的其他出口商品降低关税。

  曾经参与过中国入世谈判的周世俭在此方面感受颇深。他指出,从1948~1994年,包括GATT进行的八轮多边贸易谈判,都旨在令全球各国大幅度减让关税,其中使发达国家的工业产品关税下降40%,从平均6. 3%降至3.8%,乌拉圭回合谈判的成功才令GATT在1995年顺利转型为WTO,也促成WTO可以涵盖98%的国际贸易额,使得WTO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

  然而目前特朗普的举措逆经济全球化而动,令人不禁回想起美国胡佛政府时代(1929~1933年)出台《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时的情景。周世俭表示,国际贸易是经济的重要拉动措施,没有经济全球化,世界哪有今天的繁荣。

  所幸该《法案》仅在萌芽之中。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在今年5月晚些时候,当特朗普听取该《法案》草案简报时,除了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之外,大部分官员都认为《法案》不切实际且无法实施。据悉,美国商务部、白宫幕僚和美国贸易办公室的相关工作人员都知晓《法案》的存在。

  白宫法务主任舒特(Marc Short)直言不讳地告诉纳瓦罗,《法案》“出来了就已经死了”,且在美国国会不会得到任何支持。

  纳瓦罗则回应道,《法案》将得到充分的支持,特别是民主党人。舒特则回击道,他并不认为民主党人会有兴趣把更多的权力交给特朗普。

  据报道,一位熟悉《法案》的人士指出,“《法案》相当于从WTO撤出并撤回我们的承诺,但同时又不真正告知对方我们撤了。不过好消息是,国会永远都不会把这种权力授予总统的。”该人士称《法案》草案是“疯了”。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美国政治体制中,总体而言贸易权在国会手中,总统通常主管外交。在这种事情上,美国国会定要发挥出三权分立的作用来。

  程序上架空WTO

  特朗普嫌弃WTO一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经常向身边人抱怨,WTO就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弄出来,用来整美国的。

  有匿名人士表示,特朗普威胁退出WTO的次数得有100多次了。不过在公开声明中,特朗普表示,他没有要求退出WTO,只是觉得WTO对美国不公平。

  沃尔特斯则表示,总统对于目前全球针对美国不公平的关税感到沮丧,这的确不是秘密。他要求他的团队想办法来改善这种状况,以鼓励其他国家降低关税,因为“现行体制对于美国而言没有什么谈判资本,对于其他国家而言没有什么谈判动力”。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WTO是美国在二战之后一手建立的。周世俭称,二战后,为稳定世界格局,避免出现胡佛政府时代《斯穆特-霍利关税法》类的乱政以及经济大萧条,在政治上全球成立了联合国,在经济上则成立了三大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WTO的前身GATT,三大机构分别旨在扶贫、救急和降关税。

  甚至可以说,WTO/GATT的规矩当年都是美国人定的。周世俭称,当年起草法条的,以美国人居多。

  不过,WTO同其他国际机构的区别,就在于WTO的协商一致原则。

  在上述国际机构中,美国都拥有一票否决权,除了在WTO里。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表示,双边谈判更符合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思路,令美国在双边谈判中可以充分发挥优势,但这一行为在21世纪的今天,无疑是一股反经济全球化的逆流。



  中国常驻WTO代表团特命全权大使张向晨在WTO谴责美国保护主义行径

  “如果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行为所产生的影响还是局部的,那么特朗普如退出WTO,把WTO架空,这种行为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将无法估量。”周世俭说。

  至少从程序上而言,美国已有把WTO架空之举。

  第一财经记者从一位日内瓦贸易官员方面获悉,最近一次在日内瓦召开的WTO争端解决会议上,墨西哥再次代表66个WTO成员要求“尽快开启WTO上诉机构成员甄选程序”,以填补目前三位大法官空缺,并要求在30天内提交候选人名单,在60天内启动甄选委员会推荐过程。然而,美方再次拒绝了上述提议,并称WTO争端解决机制没有解决美方在此前提出的诸多问题,因此美方无法改变其立场。

  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设的上诉机构常设七位法官,由于美方阻挠开启新法官甄选程序,目前上诉机构的正式法官仅剩四人。按照规定,上诉机构处理每个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即使有4~5名正式法官,在实际工作中也会因为合法性问题,难以处理案件。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一位法官斯旺森(Servansing)的任期即将在今年9月30日结束,目前巴提亚正在为他的第二任期任命而奔走,如果斯旺森不能连任,那么从今年10月份开始,上诉机构将仅剩下三位正式法官。届时如果上诉大法官不够用的话,各方也就无法实现上诉。WTO最重要的仲裁体系也将陷入名存实亡的瘫痪状态之中。
文章链接:易紧通

责任编辑:qws